通知公告 新聞動態 學術研究 苗族人物 苗族語言 風俗習慣 宗教信仰 苗族節日 歷史鉤沉 文化遺產
苗醫苗藥 苗族絕技 民間故事 苗族服飾 苗族銀飾 苗族工藝 音樂舞蹈 影視天地 苗族美食 苗族村寨
區域經濟 苗疆旅游 文化教育 書畫攝影 產品推薦 法律天地 苗族企業 文學之窗 苗族論壇 關于我們
主辦單位: 貴州省苗學會
網名題寫: 楊光林 會長
《苗學研究》及《中國苗族網》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在線投稿
  您當前的位置:網站首頁 >> 苗族銀飾 >> 苗銀:穿在身上的苗族符號
苗銀:穿在身上的苗族符號
作者:雷虎 來源:中華網(北京) 日期:2016-04-20 閱讀:3735

苗銀:穿在身上的苗族符號

麻茂庭制作的銀胸牌,這是苗族部分地區流行的胸飾,形狀規整,它由長命鎖演變而來。它和銀壓領、銀鎖一般只使用其中一種,而不會兩種以上并存。苗族銀飾以其多樣的品種、奇美的造型與精巧的工藝,不僅向人們呈現了一個瑰麗多彩的藝術世界,而且也展示出一個有著豐富內涵的精神世界。

行走在鳳凰古城街頭,看著那些頂著苗族銀飾扮苗女的姑娘。明知道沱江邊出租的苗服和苗銀風格屬于貴系苗族,但是依然租來扮苗女。

苗銀:穿在身上的苗族符號

“為什么鳳凰本地的苗服和苗銀都是現成的,鳳凰人卻舍近求遠用貴州苗飾來充數?”帶著這個問題,我們坐上了鄉村巴士。前往鳳凰縣城19公里外的山江鎮尋找答案,因為山江鎮是鳳凰最大兩處苗族聚居地之一(另一處為臘爾山鎮)。這里,是湘西末代苗王龍云飛的發跡地,有集苗族民居精華的“苗王府”。更重要的,這里藏著湘西苗銀世家麻氏家族的最后傳人—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苗銀項目傳承人麻茂庭。

手藝家族和苗家村寨

苗銀:穿在身上的苗族符號

(銀披肩,苗族部分地區也盛行穿著銀披肩,紋飾非常精美。)

山江鎮到了。眼前的景象與我心中想象的“鳳凰最后的苗寨”相去太遠了—鋼筋混凝土堆砌起的高樓沿山而建,兩條狹窄的街道如蛇一般在水泥森林中游走,而我現在就站在這丁字路口。這里是湘西最大的苗族聚居地,99.9%的居民都是苗族,但是苗寨消失了。

不過,看見了“麻茂庭苗銀鋪”。門是閉著的,看上去這銀鋪已經很久沒有開張。“該不是已經不做了吧?”撥通了銀匠麻茂庭的電話——“我正在打銀,沒空去接你,你自己過來吧。下車后你看到旁邊有個小巷,穿過小巷隔著稻田看到山坡上的苗家就是我家了!”

前行,從田埂邊上的水泥路繞到矮山邊上,矮山上的民居倒還有幾分山寨氣象:石墻只留有一條石階上山,石階旁邊有,古樹,老人,瘦黃狗。我們向老人打聽麻茂庭家地址,他聽不懂。指了指老人手上的銀手鐲,做了個掄錘打銀模樣。老人明白了,指了指山寨最靠邊的那一棟民宅。

我們踏上三級石階推開了麻茂庭家院子虛掩的門。進門后是一個別致的小院,院子里有持續而有節奏的“咚咚”聲。這是一棟外面用磚頭砌,里邊用木頭襯的傳統苗居。房子的角落里,一位清瘦的老人一手拿著火鉗,一手掄著鐵錘正在作業,嘴上叼著的煙隨著老人的呼吸一明一暗。

老人示意我們坐下,打完了手上的銀器,洗了把手,徑直上樓拎了一個紅布包下樓。老人把紅布包往八仙桌上一攤開,里面各式各樣的銀戒指、手鐲、頭飾抖出來,屋子變得亮堂又神秘。“我只是個打銀匠,沒什么故事可講。如果說真要講故事,那就得從這個村莊和這些老銀飾的歷史說起。”麻家是湘西有名的苗銀世家,傳到麻茂庭頭上,已經是第五代了。麻家打銀的歷史,應該從麻茂庭爺爺的曾曾祖父說起:“那應該是清朝中期的事情了!”

這一年,鳳凰縣山江鎮來了一位挑著貨架的游方銀匠。那時,正好麻家要為將要出嫁的女兒準備嫁妝,就讓游方銀匠在麻家住下。沒想到銀匠人技藝精湛,一下子傳遍了整個山江鎮。苗民紛紛效仿,讓銀匠為將出閣的女兒打銀嫁妝。銀匠原本只在麻家住三個月,后來足足住了三年。麻家人對銀匠非常照顧,作為回報,銀匠收了麻家主人的兒子為徒。

在為全山江鎮的苗民打造了銀器后,銀匠繼續挑著貨架游方去了。而麻家人卻掌握了這打銀的本領。麻銀匠的名氣越來越大,周邊苗寨的苗民也慕名而來,甚至有人以訂制銀器之名來偷師的。麻家人并不守舊,欣然相授,久而久之,山江鎮慢慢成為了湘西的銀器之鄉。

也因此,從事苗銀制作的人多了,山江鎮已容不下他們,有的族人就遷往附近的州縣。最終,山江鎮銀匠的名號開始在周邊的瀘溪、古丈、吉首、花垣、辰溪等州縣流傳,麻氏家族也慢慢發展成湘西地區最大的銀匠流派之一。

漂泊的苗族與銀飾情結

苗銀:穿在身上的苗族符號

(制作銀戒指,利用火的熱量把花粘到戒指上。)

以前,銀飾是苗族居家旅行必備神器,苗族訂親,頭飾,披肩再窮也先送半套,另半套過門時必須付清。上世紀90年代,山江鎮漢化的苗族開始拒絕銀飾做彩禮:“我們已經漢化,不興戴銀了,直接送錢好了。”

“這就是銀匠的現在了,全鎮人都住上新樓房,但我還住著結婚時蓋的木頭房!”麻茂庭自嘲。銀匠曾經是苗寨最受人尊敬的職業,但如今,苗銀藝人已經跟不上這里發展的節拍。漢化的進程導致了大批銀匠失業,麻茂庭五兄弟,四個改行。教徒弟十五人,十四個不沾銀了。剩下手藝精湛的麻茂庭,靠著山溝里苗風稍存,一年還能接幾單生意。

在麻茂庭扛不住也準備放棄這個傳承了五代的手藝時,旅游業興起,非遺評選也來錦上添花,他成為全國第一批國家級苗銀傳承人(湖南第一個,全國僅有的兩個)。名氣大了,訂單多了,困境也來了—“別家可以用白銅做銀器,自己的銀只能是純爺們兒。”

我們提出要拍攝苗銀制作工藝,麻茂庭說不急,先看矮山上的苗寨,說只有看懂了這個“苗風遺存”的村莊才能更好地理解苗銀。撫摸著青石壘砌的石墻,麻茂庭說,湘西向來多土匪,這依山而建的石墻便是村子的“城墻”;石墻上唯一的臺階,便是村寨的寨門。那棵已空心的老樹,則是土匪攻寨火攻時的杰作。寨子的最高處,是兩處建筑,一處是已經坍塌的老屋,一處是類似烽火臺一樣的石頭房。石頭房子是苗寨的堡壘,而老屋,正是麻氏銀匠的祖宅。從前,一旦土匪來到,村民們會把村里的貴重物品放在這堡壘中,誓死在堡壘中做最后抵抗直至救兵到來。而銀匠作為寨子里貴重物品最多的家族,理所當然選擇了靠近堡壘這全村最安全的地方。苗族之所以有如此重的銀飾情結,正是因為苗族從來都缺乏安全感,“安全”一直是苗族人追求的方向。苗族人起源于中原,但是卻被迫遷徙到湘西、貴州、廣西、云南等多山之地。這些地方是毒蟲、瘴氣多發之所,苗人很自然地對有鑒毒功能的銀情有獨鐘。再加上苗地多戰亂,既能當飾品又能做傳家寶的銀器成了最好的選擇。

打銀的生活

苗銀:穿在身上的苗族符號

(去除了雜質,就把銀漿中放進鑄鐵的凹槽中,待銀水和槽中的煤油接觸后立馬燃起火焰后,滅后,迅速用火鉗把凹槽反扣在爐臺上——掀開凹槽,一根細長的銀條就出現了。)

回到麻家,麻茂庭才開始了一天的工作。苗銀匠人分為游方銀匠和定點銀匠兩種。教麻家打銀的銀匠屬于前者,麻茂庭屬于后者。對他,山江鎮這個名為黃茅坪的村莊,既是麻茂庭作為苗族人物質形態上的故鄉,也是他作為手藝人精神意義上的家園,他無論如何也不會離開。

如無他事,他的一天,就是在打銀中度過。早上十點,在融爐中生起木炭,拉風箱聲響起,融爐中很快就燃起青色的火焰。他從爐子上拿起一個酒盅大小的鐵杯,倒入些許平時做銀飾的邊角料后,把鐵杯放進木炭中。這一步叫“融銀”。融銀是個漫長的過程,麻茂庭甚至可以悠閑地邊抽著煙邊拉著風箱。

當鐵杯中的碎銀慢慢化成了紅色的漿液時,麻茂庭從爐邊的窗臺上拿起一只空心的鐵棍,鐵棍的一頭含進嘴中,一頭插入銀漿。他憋足氣,對著鐵棍猛吹了一口氣。瞬間,一串串火星從融爐中冒出在空中四散飛舞—濺起舞的每個火星都是碎銀中隱藏的雜質,這個過程叫“去雜”,目的是把銀漿中的雜質吹走。

在連續吹了三四口氣后,銀漿中的雜質就被去得差不多了。這時麻茂庭取來一個鑄鐵的凹槽,放在融爐邊。倒入些許煤油后,他把滾燙的銀水倒入凹槽中,銀水和槽中的煤油接觸后立馬燃起火焰。火滅后,用火鉗把凹槽反扣在爐臺上—掀開凹槽,一根細長的銀條就出現了。他迅速把銀條轉移到爐子邊的木樁上,右手掄起一把鐵錘開始敲打,每打一下就把銀條翻個面。良久,一尺來長的銀條硬是被敲成了一根一米多長的銀線,這時“鍛銀”工序就完成了。

這時麻茂庭把工具放下,爬上一米來高的,上面有一排大小不一的圓孔的馬凳。他先是把銀線穿進最大的圓孔中,用鐵鉗緊緊夾住銀線的一頭后,使勁往上拉,銀線從扁線變成了圓線—這叫“拉絲”,把銀線拉成易于加工的圓銀線。拉絲分階段進行的,先把扁線拉成圓線,再換不同直徑的小孔,把粗絲拉成細絲。今天麻茂庭要做一枚銀絲戒指,就要先在大孔拉完,入中孔,換小孔,再換細孔……別小看這個工序,使的韌勁一點不少,麻茂庭不一會兒就滿頭大汗。而此時,黯淡無光的銀線也拉得光彩奪目。

接下來,就是苗銀制作最重要的工序—“吹燒”。他先剪取了一小段銀絲,用鉗子把銀絲卷成戒指模樣,點油燈,拿出一根細小的鐵管。鐵管一頭銜在嘴里,另一頭放入油燈火焰中。他深吸了一口氣,從細鐵管中吹出氣流,氣流通過油燈火焰后,把豆大的火焰吹成了一條火舌,覆蓋整個戒指。整個過程四五分鐘,他就是這樣嘴銜鐵管,用呼吸之間產生的火舌炙烤著銀戒。待戒指從銀變紅后,他停下吹燒,拿起桌面上一朵朵細小的銀花往戒指上粘……待戒指上融化的銀水穩穩粘住九朵銀花后,他又開始了新一輪的吹燒。直到銀花和戒指把彼此牢牢焊接在一起。再經過擦洗和拋光等環節后,一枚銀戒才宣告制成。

麻茂庭拿著戒指仔細端詳,直至挑不出瑕疵了,就往那銀器堆里一放,銀戒就如一朵浪花沒入海洋之中。這時,麻茂庭的妻子正進屋。她在山江鎮中學食堂上班,我以為她是回來給銀匠做午飯的。后來才知道,麻家三百年來就沒有吃午飯的傳統—打銀有很強的連續性,為了不耽誤工作,銀匠們自作主張,把一家人的午飯都給省了。

妻子是來告訴麻茂庭,有人蓋房子需要水泥磚,麻茂庭需要把手上的銀器活停一下,先忙生計的。如今銀器生意不好做,麻茂庭在自己家們口弄了個建材廠。其實,麻茂庭的舉動并不出格,他遵循了從古以來苗族銀匠的傳統—歷史上從來就沒有職業的苗族銀匠。所有的銀匠都是在農忙時封爐,農閑時開錘。但不同的是,古時銀匠開錘,是因為苗銀是苗家穿在身上的符號,而銀匠是用鐵錘記錄歷史的;如今銀匠封爐,只因苗銀作為一種文化符號消失的步伐邁得太快,年邁的銀匠人角色一時半會轉變不過來。(文_雷虎)

 

編輯:網站管理員【關閉窗口】 【返回頂部】 【打印文章】
上一篇:臺江苗族銀飾
下一篇:湖南湘西:苗族銀飾
相關信息
最新圖片
最新發布    
·貴州師范學院苗族文化研... (12/09)
·同樣的課堂,不同的精彩 (12/09)
·科學定位“苗族文化園”... (12/09)
·貴州從江:一年三度跨越... (12/09)
·大方縣八堡鄉:召開2020... (12/09)
·黎平:東西部協作讓殘疾... (12/07)
·浙江省杭州市蕭山區紀委... (12/06)
·探求高效課堂 促進課... (12/06)
·納雍縣化作鄉召開“不忘... (12/06)
·寒潮涌 種植忙 (12/05)
苗族人物    
·激情、親情、族情 (10/14)
·納雍籍抗美援朝英雄:劉... (10/02)
·王昌國:用苗醫術攻克雙胞... (09/08)
·苗族文化“追夢人” (03/16)
·助農脫貧:龍明文的回鄉... (12/09)
熱點關注    
·迎新春-蝶韻楓彩鼓聲來:2...[10916]
·潘定發:再建議要下大力深...[9650]
·貴州赫章縣鐵匠苗族鄉脫貧...[4162]
·貴州省苗學會2019年會長會...[4026]
·貴州從江:苗族同胞歡度“...[3438]
·貴州赫章:《苗族大遷徙舞...[3310]
·赫章縣苗族傳統文化傳承學...[2555]
·貴州納雍:六百年遺風——...[2523]
·赫章蘆笙舞《飛笙踏月》斬...[2180]
·搭乘“一帶一路”快車道 苗...[1669]
推薦信息    
·關于2019學術年會論文投... [11/06]
·七星關區水箐鎮:楊富貴... [10/09]
·貴州省苗學會2019年學術... [08/27]
·貴州赫章縣鐵匠苗族鄉脫... [08/26]
·貴州省苗學會2019年會長... [08/14]
·潘定發:再建議要下大力... [06/06]
·苗族文化“追夢人” [03/16]
·貴州大方:牛場鄉苗族花... [02/28]
·迎新春-蝶韻楓彩鼓聲來:... [01/20]
·丹寨縣賀歲公益電影《安... [01/19]
九黎旅游
 
Copyright www.axzdti.live 版權所有:中國苗族網 黔ICP備11001344號-1
主辦單位:貴州省苗學會 地址:貴州省貴陽市花溪區貴州民族大學老校區內 電話:0851-85620228
網站管理:13688513435(潘昌勇)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中國苗族網QQ群:37732091
免責聲明:部分文字及圖片轉載于互聯網,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有侵權,請告知本站,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謝謝您的合作!
網站設計:貴州狼邦科技有限公司
陕西快乐十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