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公告 新聞動態 學術研究 苗族人物 苗族語言 風俗習慣 宗教信仰 苗族節日 歷史鉤沉 文化遺產
苗醫苗藥 苗族絕技 民間故事 苗族服飾 苗族銀飾 苗族工藝 音樂舞蹈 影視天地 苗族美食 苗族村寨
區域經濟 苗疆旅游 文化教育 書畫攝影 產品推薦 法律天地 苗族企業 文學之窗 苗族論壇 關于我們
主辦單位: 貴州省苗學會
網名題寫: 楊光林 會長
《苗學研究》及《中國苗族網》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在線投稿
  您當前的位置:網站首頁 >> 文學之窗 >> 交包尋訪
交包尋訪
作者:張曉華 來源:本站原創 日期:2019-10-04 閱讀:291

心有向往,再遠的路也不再遙遠。

在苗嶺主峰雷公山北麓大山深處的臺江縣南宮鄉境內,有一個名叫交包(苗語音jes bed)的苗寨,其周邊分別與雷山、劍河、榕江三縣接壤。相對于我居住的城市而言,交包應該算是偏僻而遙遠了。

2019年初秋,我們一行人懷揣著向往,頂著炎炎烈日,一路顛簸勞頓,前往交包苗寨參加一年一度的戌節(苗語音houk hxenk)。

我們在中午時分到達交包苗寨時,大哥的朋友李文興家豐盛的節日酒菜已經上桌,一入席午餐便開始了。在主人盛情的吆喝聲中,賓主舉起面前的酒碗大口喝起來。因為血壓高,一番推辭后,主人同意讓我吃飯作陪。回到苗鄉,坐在酒桌上卻不能舉碗與鄉親們共飲同樂,對于從十多歲起就開始喝酒的我來說,無疑是痛苦的煎熬,比高血壓本身帶來的不適還要難受。雖然端在我手上的飯碗被好客的女主人夾滿了菜肴,但口中味如嚼蠟,無法體會到苗鄉節日大碗喝酒、大口吃肉、高聲聊天的酣暢淋漓。

沒有了酒的牽扯和羈絆,我三下五除二就結束了午餐,找個借口便走出了家門,遁著時斷時續的蘆笙曲向寨子深處走去。

交包苗寨現有200多戶1000多人。600多年前的一天,名叫夠洋和夠歷的兩位苗族老祖公,分別率領兩個房族,在同一天先后來到交包苗寨,夠洋房族上午到達,夠歷房族下午趕到。以后又有20多個大大小小的房族陸續搬遷過來定居,逐漸形成了現在的規模。因夠洋、夠歷兩個祖公率眾最早定居交包,而被視為交包苗寨的創始人。按照古規,他們兩人是交包苗寨的自然鼓主和寨老,分別掌管一方事務。但凡寨子舉行的各類重大活動,都要由他們來牽頭。夠洋擔任活路頭,負責起秧,主持每年開秧節的祭秧活動;夠歷亦為活路頭,負責牽頭挖蕨根(粑),若遇災荒歲月缺糧少米,就組織全寨人上山挖蕨根舂蕨粑充饑。龍是興風降雨和消災免難的神靈,遇大旱或寨運蹇塞之年,寨子就要舉行招龍儀式,亦由他們兩人輪流擔任鼓頭,牽頭組織策劃祭祀活動,祈求龍神的護佑。他們去世后,其社會角色分別由其房族長房世襲接任,這些古規從建寨開始就一直沿襲至今。

苗寨坐落在一片開闊平緩的深山平壩上,風光秀麗,南北群山夾峙,黛青色的山坡林木葳蕤,層層疊疊延綿無際,一直伸向藍天白云深處;東西則是一丘丘長勢喜人的稻田,沉甸甸的稻穗已經開始發黃,濃濃的稻香彌漫在田野上。一條清澈的小溪由西向東緩緩流淌,蜿蜒穿過寨子中間的風雨橋。木質風雨橋既是村民平時議事休閑的場所,也是兩岸來往的必經通道。炎炎烈日下,酒足飯飽的村民們聚集在風雨橋上,老叟閉目納涼,后生小伙打牌喧鬧,打扮靚麗的少婦低聲哼唱。橋下溪水波光潾潾,一群孩童光著身子在水中撲騰嬉戲,三五位盛裝少女則在岸邊用手機互相拍照。好一幅田園山水風光畫啊!

今天,村民們在風雨橋南端入口,用整棵帶著枝葉的竹子編扎拱形門,門頂端用紅色彩帶吊掛兩只牛角酒杯,在這里舉行攔門酒儀式,隆重迎接遠道而來的姑媽們回娘家過戌節。可惜我來晚了,沒有趕上攔門酒儀式,沒能親眼一睹幾千人穿著苗族盛裝,擔酒壇挑雞鴨抬肥豬提禮品,浩浩蕩蕩飲牛角酒通過迎賓門的盛況。

歷史上,包括交包苗寨在內,生活在雷公山腹地方圓幾百公里的臺江、劍河、雷山、榕江等地區的苗族同胞,均屬具有血緣關系的同一支系,內部不能通婚。男婚女嫁,必須到遙遠的“西肚別頓”去與當地的另一支苗族支系開親。“西肚別頓”是苗語dlib dux bil dent的音譯,苗族古地名,傳說位于貴州東南部與廣西西部交界一帶。由于路途遙遠,山重水復,交通阻塞,走一趟得要七八天時間,帶在路上充饑的米飯和干魚常常發臭變質,人也疲憊不堪,歷盡艱辛。所以,當地的小伙子不愿外娶,姑娘也不愿遠嫁,不少年輕男女甘愿冒著違反族規的風險,悄悄私定終身。私定終身的后果是極其嚴重的,輕則開除族籍逐出苗鄉,重則裝豬籠投河溺斃,上演了一幕又一幕人間悲劇。

正值午飯時分,鱗次櫛比的吊腳木樓上空炊煙漸漸散去,家家戶戶門口祭祖香火繚繞,堂屋大門敞開人聲鼎沸,歌聲吆喝聲此起彼伏。此時此刻,酒正酣,情正濃,整個交包苗寨沉浸在血濃于水的親情里。

我一人漫無目的游走在村巷中,不時被突然從家中走出來的老鄉拉住雙手,盛情邀請參加他們的酒宴,每次都要百般解釋和推辭才得以脫身。苗鄉的熱情好客由此可見一斑!

其實,戌節的來歷,源于一段心酸的抗婚故事。我就是沖著這個故事而來的。

一年,被迫遠嫁“西肚別頓”的夠洋房族阿里姑娘和夠歷房族啵略姑娘,受父母兄弟邀約返回家鄉過卯節。她們挑著禮物,爬山涉水,披星戴月,歷盡千辛萬苦,終于在卯節過后的第七天,即戌日才回到久別的故里。錯過了卯節,兩位遠道而歸的姑娘很傷心,父母兄弟也滿腔悲情,于是決定重新補過一次節。后來人們就把在戌日補辦的節日叫戌節。因為之前的卯節已連續多天,消耗巨大,在當時物資極其困乏的條件下,娘家父母兄弟再也拿不出像樣的食物來招待客人,只好用極其有限的大米煮稀飯來招待后到的姊妹,并按故鄉的風俗邀約周邊村寨的年輕男女重新來聚會,繼續接著吹蘆笙、踩木鼓。

雖然物資困乏,但阿里和啵略的內心卻充滿了快樂和幸福。在隨后的幾天時間里,她倆晝夜與家鄉心儀的年輕情侶載歌載舞,沉迷于蘆笙場,已無心返回遠方的夫家。娘家人曾四次送她們走出家門,但前三次她們都是半路折回。當時返回“西肚別頓”要沿著交包苗寨南面“別貴嘎”坡(bil gheik ghad)的山脊往上爬,人在山上往下回望,整個寨子盡收眼底,寨子中間的蘆笙場也一覽無余。纏綿的飛歌飛繞山梁,悠揚的蘆笙曲回蕩山間,飛歌聲聲糾心,蘆笙曲曲勾魂,令兩位遠嫁的姑娘對故園更加不舍。她們一步三回頭,十步淚千行,當爬到半坡上的松干啞坳(dlongs ghab vax),便停下了前進的腳步,在山坳上隨著從山下飄來的蘆笙曲,翩翩起舞,忘記了前行,忘記了時間。不知不覺間,太陽下山偏西隱匿,天漸漸黑下來,山下的蘆笙曲已然沉寂,人群相繼散去。眼看繼續前往遙遠的“西肚別頓”已經不可能,姑娘們只好硬著頭皮返回娘家,準備第二天又繼續趕路。但第二天爬到山坳上又經不住蘆笙和飛歌的誘惑,又停下來踩蘆笙,不知不覺間天又黑了,只好又返回娘家住宿。如此反復,一連四天,直到第七天才真正踏上歸途。這也就是現在的戌節要過七天七夜的原因。

故事令人傷感和心碎,當年情景歷歷在目。我決定爬上“鮑貴嘎”坡,試著回望交包故園,體會那種離愁和心痛。路過村籃球場時,見一群村婦坐在樹蔭下做針線活,一邊飛針走線一邊輕哼山歌,怡然自得,恬靜從容。是的,她們無須像當年阿里和啵略兩位姑娘那樣趕遠路,也不用再去追尋隨風飄遠的蘆笙曲。

我向老婦們打聽“鮑貴嘎”坡由哪里上?老婦們好奇地抬起頭來盯著我看。一位戴著老花鏡的老婦問:“你也知道‘鮑貴嘎’坡的故事?”

我說:“只知前因,不知后果,想一探究竟。”

老婦說:“別去了,那條路早就不走了,都幾百年了,現在連獵狗都鉆不上去,別說人了。”她繼續說,為斬斷兩位遠嫁姑娘留戀家鄉之情,老人們就把沿著“鮑貴嘎”坡山脊往上爬的回程路,改道沿山腳下的山溝往里走,一進山溝就再也看不見寨子和蘆笙場,再也聽不到纏綿悱惻的苗族情歌,她們也就不再一步三回頭,從而安心上路,一路向南,朝遙遠的“西肚別頓”奔波而去。從此山脊上的那條路便被廢棄了。

老婦用手往寨子的后坡一指,說:“‘鮑貴嘎’坡上的回望路不在了,但‘送客蘆笙場’還在,你不怕太陽辣就上去看看。”

經老婦的指點,我穿街過巷,行走在寨邊稻田的田埂上,一邊行走一邊打聽,終于在坡腳邊找到了那條通往“送客蘆笙場”的小路。也許是出于旅游開發的目的,苗寨村民對小路進行了重新修葺,建成了一級一級的水泥步梯路,外沿還安上鋼筋扶手,步梯沿著陡峭的山坡蜿蜒而上。我頂著毒辣的陽光,走走停停,酷熱中也不忘回望村寨風光。不知爬了多少級臺階,在我氣喘噓噓、汗流浹背、累得快要堅持不住的時候,臺階戛然而止,一塊約五十平米見方的草坪呈現在眼前。草坪綠草如茵,七八棵粗可懷抱的杉樹環圍四周,儼然一座小型斗牛場。一條黃泥小徑從草坪后方逶迤而上,消失在莽莽蒼蒼的杉林里。草坪之上,整個苗寨盡在眼底。這大概就是老婦所說的“送客蘆笙場”了。

據說,節日的第三天午餐后,主人就開始送客,寨老安排一位年輕人拿一塊紅布,爬上來掛在蘆笙坪旁邊的杉樹上。大家看見紅布后,紛紛帶了酒菜趕過來,集中在這里吹蘆笙,喝米酒,唱情歌,盡情狂歡。午后太陽開始偏西時,主人給遠方客人贈掛帕子,催促客人起程趕路。此時,離別的蘆笙曲和送客的飛歌驟然響起,賓主互喝交杯酒,執手相對,難舍難分,淚灑草坪。再回眸,揮揮手,從此天涯!

離別總會令人愁腸百結。站在蘆笙坪上,微風襲來,我仿佛穿越千年,置身當年送別阿里和啵略現場,仿佛聽到她們為爭取婚姻自由的哭訴和呼聲,陣陣莫名的離愁別緒亦溢滿了心胸。

好在故事的結局令人皆大歡喜。回去后不久,阿里和啵略勇敢掙脫包辦婚姻的枷鎖,毅然離開“西肚別頓”返回交包苗寨,并說服了父母,解除了包辦婚姻。受這次風波的沖擊,一場歷史性的婚姻變革在苗鄉悄然拉開序幕,十里八鄉的寨老們齊聚一堂,對苗寨的婚姻重新進行設計和規定:同一支系內不同房族的青年男女可以自由通婚。隨后,阿里和啵略如愿嫁給了交包本地的意中人。從此,交包苗寨及周邊寨子的青年男女光明正大地自由戀愛,男不再外娶女不再遠嫁!

人們為了紀念阿里和啵略推動打破支系內不可開親的舊俗,便將戌節作為固定的節日傳承下來,沿續至今。交包苗寨的故事帶給人們的不僅僅是感動,更多的是沉思和啟發。縱觀古今,社會變革從來都不是由權貴者主動推動,歷史的變遷歷來都是從深重苦難中率先暴發。鬧市如此,僻壤亦然。

漫步在苗寨村頭巷尾,看著那一張張被米酒熏紅的幸福笑臉,我也就理解了600多年前那些被迫遠嫁的姑娘們為何不愿意返回遠方夫家的原因了。

 

                              2019.8.31于凱里

作者單位:黔東南州委宣傳部

編輯:網站管理員【關閉窗口】 【返回頂部】 【打印文章】
上一篇:千古“鐵律”一朝除(散文)
下一篇:光影里的父親
相關信息
最新圖片
最新發布    
·飛龍穿山越峻嶺[新] (12/17)
·家鄉菜尤香1[新] (12/17)
·貴州省苗學專家團赴仁懷... (12/16)
·大方縣政協副主席章育到... (12/16)
·大方縣八堡鄉:深入學習... (12/15)
·銘記歷史.緬懷先烈.珍愛... (12/14)
·中國少年先鋒隊大方縣八... (12/14)
·文藝演出進苗寨 政策宣... (12/14)
·沈翔到從江縣西山鎮調研... (12/14)
·黔東南州就業扶貧有組織... (12/14)
苗族人物    
·激情、親情、族情 (10/14)
·納雍籍抗美援朝英雄:劉... (10/02)
·王昌國:用苗醫術攻克雙胞... (09/08)
·苗族文化“追夢人” (03/16)
·助農脫貧:龍明文的回鄉... (12/09)
熱點關注    
·迎新春-蝶韻楓彩鼓聲來:2...[10932]
·潘定發:再建議要下大力深...[9733]
·貴州赫章縣鐵匠苗族鄉脫貧...[4340]
·貴州省苗學會2019年會長會...[4210]
·貴州從江:苗族同胞歡度“...[3453]
·貴州赫章:《苗族大遷徙舞...[3331]
·赫章縣苗族傳統文化傳承學...[2578]
·貴州納雍:六百年遺風——...[2545]
·赫章蘆笙舞《飛笙踏月》斬...[2354]
·七星關區水箐鎮:楊富貴的...[1697]
推薦信息    
·關于2019學術年會論文投... [11/06]
·七星關區水箐鎮:楊富貴... [10/09]
·貴州省苗學會2019年學術... [08/27]
·貴州赫章縣鐵匠苗族鄉脫... [08/26]
·貴州省苗學會2019年會長... [08/14]
·潘定發:再建議要下大力... [06/06]
·苗族文化“追夢人” [03/16]
·貴州大方:牛場鄉苗族花... [02/28]
·迎新春-蝶韻楓彩鼓聲來:... [01/20]
·丹寨縣賀歲公益電影《安... [01/19]
九黎旅游
 
Copyright www.axzdti.live 版權所有:中國苗族網 黔ICP備11001344號-1
主辦單位:貴州省苗學會 地址:貴州省貴陽市花溪區貴州民族大學老校區內 電話:0851-85620228
網站管理:13688513435(潘昌勇)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中國苗族網QQ群:37732091
免責聲明:部分文字及圖片轉載于互聯網,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有侵權,請告知本站,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謝謝您的合作!
網站設計:貴州狼邦科技有限公司
陕西快乐十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