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公告 新聞動態 學術研究 苗族人物 苗族語言 風俗習慣 宗教信仰 苗族節日 歷史鉤沉 文化遺產
苗醫苗藥 苗族絕技 民間故事 苗族服飾 苗族銀飾 苗族工藝 音樂舞蹈 影視天地 苗族美食 苗族村寨
區域經濟 苗疆旅游 文化教育 書畫攝影 產品推薦 法律天地 苗族企業 文學之窗 苗族論壇 關于我們
主辦單位: 貴州省苗學會
網名題寫: 楊光林 會長
《苗學研究》及《中國苗族網》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在線投稿
  您當前的位置:網站首頁 >> 苗族村寨 >> 拜謁久兩
拜謁久兩
作者:張曉華 來源:本站原創 日期:2019-10-16 閱讀:186

我已經三度拜謁久兩(jees  liangx)苗寨。

對于很多人來說,久兩是陌生的。即使是土生土長的黔東南人,如果不是對苗族傳統文化情有獨鐘,也未必知道久兩的存在。

的確,久兩太小,以致于在百度地圖中,只能搜索到它的上一級單位九連村。她深居雷公山腹地,方園幾百公里群山蜓綿,谷深林密,人煙稀少,村寨分散,離最近的集鎮近二十公里,離縣城更是八十多公里。以前不通公路,外出全靠雙腳步行,要想到縣城去趕場,天不亮就出發也得急行一整天。

若干年前,我第一次隨大哥到訪久兩苗寨。那一次尋訪,她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成了我心目中的圣地。

那年春節,大哥說要帶我去看一個地方。我在毫無思想準備的情況下,便隨大哥出發了。過南宮時,我們在集市上買了幾斤豬肉和糖果帶在車上,大哥說是拿去找午飯吃的。出了南宮,山道彎彎,一路上行,過了坡頂山坳后公路如一根藤蔓向下蜿蜒,在林間左牽右繞,一直下到山腳,與一小段難得一見的柏油路相連。未來得及高興,車子突然向左急轉彎,柏油平路瞬間變成了爬坡黃泥路。山路陡峭崎嶇,路面凹凸濕滑,越野車像一只發怒的雄獅,發出低沉的轟鳴,左奔右突,一口氣沖到古樹參天的山坳上。又一個左急彎,眼前視線豁然開朗,只見一座寨子靜靜地躺臥在山洼里,沐浴在冬天朦朧的晨曦中,房子為青一色頂蓋杉木皮的兩層吊腳木樓。

這就是久兩苗寨,傳說中的黨固松計(久兩苗寨古地名,苗語:dangx ghaod dlongb jit)。

我老家與久兩苗寨分屬不同的兩個縣,相距較遠,從來沒有任何交集,也無一親半戚。下得車去,正是午飯時分,我在心里琢磨著去誰家吃中午飯的問題。大哥似胸有成竹,提上我們在南宮買的豬肉和糖果,徑直往寨子下方的山梁上走,樹蔭下是一棟嶄新的吊腳木樓。我滿腹疑惑,亦步亦趨跟在他后面。

木樓房門大開,大哥徑直走進去,似熟人般用苗語大聲叫喚:“有人在家不?”“有!”從里屋傳來響亮的應答,一位個子矮小卻精神矍鑠的老人出現在我們面前。老人伸出右手與大哥接握,略顯驚訝地說:“哎呀呀,崽!原來你們也是苗家人啊,快進屋!快進屋!都是一家人。”不用太多解釋和客套,老人熱情地把我們迎進家,安排我們與之前先到的兩位寨鄰圍坐在火塘邊。聽說我們來自遙遠的州府凱里,說著音調相似詞匯完全相同的苗語,大家一坐下便成了熟人。

主人名叫吳勝光,六十出頭的年紀,3個兒子及其媳婦全部外出打工,孫子們也都跟了去,家里就剩下他和老伴留守。后來大哥跟我說,其實他與吳老并不熟識,那天看他家居住環境優美清爽,便隨機認門。不曾想,一見面吳老便說大家都是一家人,是同源同宗的兄弟,這讓我們這些遠方來客一見面就收獲了滿滿的親情,距離一下子就拉近了。

那天,我們圍坐在火塘邊,一邊品嘗吳老老伴自釀的米酒,一邊聽吳老長一句短一句講述久兩苗寨的前世今生。

久兩是一個只有160多戶700多人的古老苗寨,居住吳、楊、唐、顧、邰、萬6個姓氏,隸屬劍河縣太擁鎮九連村。說她古老,那是當之無愧的。

相傳,2000多年前久兩苗寨已經存在,古時名叫黨固松計(苗語,dangx ghaod dlongb jit)。據苗族古歌《焚巾曲》所唱,烏兩苗寨是苗族在黔東南大規模遷徙的最后一個分遷地。當時在那里生活著一個龐大的苗族支系,始祖名達蕩。達蕩育有九子,漸漸地九子繁衍成九個大房族,幾萬人眾。彼時整個黨固松計的山溝坡嶺到處是房子,田間地頭到處都是人們勞作的身影。逢年過節,木鼓聲、蘆笙曲、飛歌調此起彼伏,響徹山嶺;村頭巷尾、田邊地角到處是盛裝人群,老人們飲酒踩鼓尋歡作樂,年輕人唱歌吹蘆談情說愛,整個苗寨儼然歌的海洋舞的世界。

族群繁衍,人丁興旺,是人類自誕生以來就孜孜以求。可是,我們古老的黨固松計已經越來越難以承受族群繁衍帶來的生存之重。苗族古歌唱道:

雀多窩窩住不下,

人多寨子容不下。

難容火塘煮飯吃,

難容簸箕簸小米,

難容腳板舂碓桿,

…………………

日子實在太艱難。

黨固松計何去何從已成為迫在眉睫的沉重選擇。于是九個祖公齊聚一堂,商議族群生存大計。最后決定將代表鼓社的家族大鼓一分九瓣,九個房族各持一瓣,除了老大當達蕩房族留守故土外,其余八個房族則外遷到到其他地方去,重新開辟建設新家園。這就有了后來散居在劍河縣革東、久仰、柳川,臺江縣臺拱、施洞、南宮、方召,施秉縣馬號、雙井,鎮遠縣京堡、報京等鄉鎮和地區的眾多苗族村寨。

離別前夕,九兄弟懷著無比沉重和不舍的心情,每人面前酌滿了一碗米酒,老大當達蕩一聲吆喝,眾人仰脖一飲而盡……之后便扶老攜幼,牽牛挑擔,淚別故土,爬山涉水,踏上新的征途。兄弟從此天涯!

為了記住共同的根基和血脈,他們在黨固松計(久兩)東北面的向陽坡上栽巖以示銘記,九塊不同指向的巖石表示九個祖公的新居方位。同時,預留一丘50挑的公共午飯田,由一戶勤勞的留守兄弟耕種,供今后家族成員南來北往經過時無償食用。他們還約定,13年舉行一次牯藏節,屆時九個房族的兄弟姐妹重聚祖源地黨固松計吃牯藏,踩木鼓吹蘆笙,重溫甜蜜舊夢,重拾久違親情,讓子孫后代銘記自己的根和源。

悠悠歲月走過2000余個春夏秋冬,山野青了又黃黃了又青,四季在黨固松計(久兩)的田野上交替和輪回。遠遷他鄉的同宗兄弟姐妹已漸行漸遠,鮮有回來了,偶爾想起,回來沿寨邊的人井鬼井、人鼓場鬼鼓場、栽巖坡、午飯田一眾古跡走一圈,略抒懷古之情后又遠行,如我。留下來的,依然努力躬耕勞作,繁衍著希望,靜候游子歸來。

遺留在故土的歷史遺跡不因時光沖洗而褪色,它讓族人常常懷想那些發生在遙遠歲月里的故事。

難得2017年國慶中秋兩節疊加,假期比平時多出了一天。一次聚餐,侗族作家貴和兄聽我講述烏兩的故事后,對此表現出濃厚的興趣,囑咐我有機會帶上他。兩人一拍即合,于是便有了第三次久兩之行。

我們也是在午餐時分到達久兩苗寨。一下車,我就迫不及待帶領一行人,直奔寨子下方山梁上的吊腳樓。木樓嶄新依舊,房門依然敞開。

一對年輕夫婦和兩個半大孩子坐在大門前,地上放著兩三件行旅,似乎要出門遠行。我問他們要去什么地方?婦人答道:“村小學已撤并到縣城,我們要去陪讀,一年光是房租費就要8000元。”我說不去行嗎?婦人說方圓幾十公里的小學都全部撤了,不去兩個孩子就要失學。夫婦倆一臉無奈。

我這才轉入正題,問她公公在家不?婦人用手往屋里一指,說:“在。”說話聲驚動了屋里老人,只見吳公從里面應聲而出:“崽!我在家呢!”老人喜悅之情溢于言表,顯然他老人家還認得我。

六年過去,老人除了略顯蒼老外,身體依然硬朗結實。他把我們帶去的肉和菜交給老伴,稍事安排便帶我們出門。

吳公房后寨腳邊有幾株高大的青錢柳,粗可懷抱,枝頭結滿了一串串狀如銅錢的果實,迎風搖曳,叮當作響。我們從樹下走過,老人用手指著枝頭的青錢果串說,那果實能降血壓,很值錢,一斤要賣60元錢。我說為什么沒人上樹摘下來拿去賣呢?老人說他們這里從來沒人上樹摘,要等果子成熟后自然掉落,才去撿拾。至于為什么,老人沒有多說。

苗族先民認為人的靈魂生生不息,可以轉世輪回。人死后,他的靈魂不滅,仍以另一種方式生活在我們周圍。在苗族民間傳說和古歌中,黨固松計(久兩)不僅是族群遷徙途中的重要驛站和最后的分遷地,也是亡靈返回東方故土的必經之路,南來北往的亡靈都要在這里作短暫停留,補充給養后才繼續上路,最終回到東方大海邊,回到土地肥沃的黃河流域。為了讓過往族人的亡靈得到休養生息,像活人一樣生活,黨固松計(久兩)的先民們參照人世間的生活方式,建有專供亡靈使用的水井和鼓場。

老人帶我們來到一口水泥澆注的水井前,說這是人井,專供人類飲用的。人井前方有一口小池,專供鬼魂洗漱。在人井上方50米處,是一口鬼井。我問為什么叫鬼井?老人解釋說,這口井的水一般不作人類飲用水,主要用來為亡者沐身和葬禮祭祀及供亡靈飲用。自從家家戶戶接通自來水后,沒人再去那里挑水,人井便逐漸喪失了原有功能,現在有十多只塑料藍靛桶在井邊一字排開,那里成了村婦們浣紗染布的場所。

鬼鼓場就靜靜地躺臥在寨子東南面300米外的山梁上,與人鼓場比鄰。位于上方的是鬼鼓場,位于下方的是人鼓場,每個鼓場能容納百多人集中踩鼓吹笙。每逢節日,人鬼同慶,但不能同樂,以免鬼魂不小心禍害人類。踩鼓時人鬼分開,人走人鼓場,鬼入鬼鼓場,人鬼不相犯。

人鼓場已棄用多年,鬼鼓場不知鬼眾是否還在使用,反正現在兩個鼓場均已長滿了雜樹野草,看不清其原貌了。如果不是當地老人帶路,外人真難知道那兩個鼓場的存在。

時隔六年后再訪烏兩,讓人頓生感慨。山還是那座山,村寨還那個村寨,所不同的是現在縣里搞村寨亮化和旅游開發,通村公路變成了水泥路,村寨步道全部進行路面硬化,道路兩旁立起了太陽能路燈。以前用石頭精心修砌的人井鬼井,現在全部把巖石拆除重新用水泥砌板澆注;甚至連栽巖坡也被改變了原貌,九塊石頭上面建起了遮風擋雨的長廊,讓它們不再被風雨侵蝕。久兩苗寨似乎比以前更漂亮了,但如此以破壞原生民族文化為前提的村寨亮化和旅游開發,不免令人徒生惆悵。不知這是旅游開發還是對民族人文古跡的肆意踐踏和破壞?不知亡靈們是否還認得他們曾經生活的故土家園?

同樣,為了整合所謂的教育資源,不顧山區實際強行并校,加重了本身還未脫貧學生家庭的負擔,置廣大山區貧困學子于失學的境地。

盲目的旅游資源開發和一刀切的教育資源整合,都應引起相關職能部門的沉思和重視,否則事與愿違。

仲秋午后天氣宜人,合適觀光旅游。吳公一直陪著我們在栽巖坡風雨長廊里駐足,在公共午飯田和姊妹放鵝田阡陌間流連……每一處古跡都有一個故事,或感人肺腑,或令人唏噓,每一個故事都凝結著民族的美好愿景和興衰哀樂。

如前兩次一樣,參觀完古跡,我們返回吳勝光老人家吃午餐。或許因為沿途風光秀美、故事感人,雖然已是午后一點過,竟然全無餓意。吳老的老伴早已在大門口空地上擺上桌子,一鍋誘人的清湯黑毛豬肉火鍋正冒著撲鼻的香氣,在電磁爐上嗞嗞叫喚。我們一行旅人與兩位老人,圍坐桌邊,在濃濃的親情里和呢喃的母語中,盡情地享用難得的故園午餐。

又與前兩次不同,不知是吳老家自釀的米酒勁太大還是我喝得太多,反正這次我醉得有些厲害,怎么回到凱里一點記憶都沒有了。

離別時我與吳老約定,我還會抽空回去,時間定在苗年,定在九個房族兄弟姐妹回歸團聚的那一天!

 

編輯:網站管理員【關閉窗口】 【返回頂部】 【打印文章】
上一篇:交包尋訪
下一篇:邂逅格頭
相關信息
最新圖片
最新發布    
·黎平:東西部協作讓殘疾... (12/07)
·浙江省杭州市蕭山區紀委... (12/06)
·探求高效課堂 促進課... (12/06)
·納雍縣化作鄉召開“不忘... (12/06)
·寒潮涌 種植忙 (12/05)
·大方油杉河黨工委召開“... (12/05)
·從江縣剛邊鄉中心小學舉... (12/05)
·大方縣油杉河管委會組織... (12/05)
· 大方油杉河風景區管理委... (12/05)
·貴州省苗學會2019年學術... (12/05)
苗族人物    
·激情、親情、族情 (10/14)
·納雍籍抗美援朝英雄:劉... (10/02)
·王昌國:用苗醫術攻克雙胞... (09/08)
·苗族文化“追夢人” (03/16)
·助農脫貧:龍明文的回鄉... (12/09)
熱點關注    
·迎新春-蝶韻楓彩鼓聲來:2...[10914]
·潘定發:再建議要下大力深...[9639]
·貴州赫章縣鐵匠苗族鄉脫貧...[4150]
·貴州省苗學會2019年會長會...[4016]
·貴州從江:苗族同胞歡度“...[3438]
·貴州赫章:《苗族大遷徙舞...[3308]
·赫章縣苗族傳統文化傳承學...[2555]
·貴州納雍:六百年遺風——...[2521]
·赫章蘆笙舞《飛笙踏月》斬...[2167]
·搭乘“一帶一路”快車道 苗...[1667]
推薦信息    
·關于2019學術年會論文投... [11/06]
·七星關區水箐鎮:楊富貴... [10/09]
·貴州省苗學會2019年學術... [08/27]
·貴州赫章縣鐵匠苗族鄉脫... [08/26]
·貴州省苗學會2019年會長... [08/14]
·潘定發:再建議要下大力... [06/06]
·苗族文化“追夢人” [03/16]
·貴州大方:牛場鄉苗族花... [02/28]
·迎新春-蝶韻楓彩鼓聲來:... [01/20]
·丹寨縣賀歲公益電影《安... [01/19]
九黎旅游
 
Copyright www.axzdti.live 版權所有:中國苗族網 黔ICP備11001344號-1
主辦單位:貴州省苗學會 地址:貴州省貴陽市花溪區貴州民族大學老校區內 電話:0851-85620228
網站管理:13688513435(潘昌勇)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中國苗族網QQ群:37732091
免責聲明:部分文字及圖片轉載于互聯網,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有侵權,請告知本站,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謝謝您的合作!
網站設計:貴州狼邦科技有限公司
陕西快乐十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