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公告 新聞動態 學術研究 苗族人物 苗族語言 風俗習慣 宗教信仰 苗族節日 歷史鉤沉 文化遺產
苗醫苗藥 苗族絕技 民間故事 苗族服飾 苗族銀飾 苗族工藝 音樂舞蹈 影視天地 苗族美食 苗族村寨
區域經濟 苗疆旅游 文化教育 書畫攝影 產品推薦 法律天地 苗族企業 文學之窗 苗族論壇 關于我們
主辦單位: 貴州省苗學會
網名題寫: 楊光林 會長
《苗學研究》及《中國苗族網》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在線投稿
  您當前的位置:網站首頁 >> 文學之窗 >> 婚姻有價
婚姻有價
作者:張曉華 來源:本站原創 日期:2019-10-21 閱讀:179

一、尕鐳的父親母親

在我們那個苗族小寨,父母與我同輩的晚輩侄兒,不論姓氏男女,幾乎都稱呼我“滿叔”,原因是我在兄弟姐妹中排行老幺。

一天晚上,臨睡前我接到本寨小伙子尕鐳的電話。他在電話中說:“滿叔,我這個星期五給我媽立碑,到時請您抽空回來喝兩杯酒。”我答應他一定抽空回去。

掛斷電話,心緒起伏,五味雜陳。

尕鐳時年26歲,身材矮小肥胖,木訥少語,在早婚成風的苗鄉算是大齡青年了。“尕鐳”在黔東苗語里是“官人”的意思,可見他爺爺在給他取這個名字的時侯,對他寄予了很大的期望。可是,爺爺的良好愿望并沒有給他帶來好運,相反他的成長充滿了艱辛和坎坷。

尕鐳的父親跌莽與母親婀欣是親親兩老表,一個是舅舅的長子,一個是姑媽的長女。婀欣是在17歲那一年被“還娘頭”嫁到我們寨子來的,“還娘頭”是苗族的一種古老婚俗,即姑媽的長女必須無條件嫁給舅舅的兒子。不知道當時尕鐳父母對這樁婚姻是否樂意,但在我的記憶中,婚事辦得相當隆重,我們送尕鐳母親婀欣回門時,就在女方寨子整整熱鬧了三天三夜。這在我們苗寨應該算得上頂級的婚禮了。

結婚幾年之后,尕鐳三兄妹相繼來到這個世界。此時我早已離開家鄉。后來從家鄉傳來一些零零碎碎的消息,知道尕鐳的父親跌莽托關系進入糧食系統當臨時工了。雖說是臨時工,但在計劃經濟年代,糧食部門門檻高不可攀,不是誰都能進得去的。再后來,就聽說尕鐳父親跌莽與他母親婀欣鬧離婚,婀欣死活不同意,爺爺奶奶外公外婆全部都站在婀欣這一邊,揚言只要跌莽執意要離婚,所有親戚兄弟就要跟他一刀兩斷。斷絕關系,在偏僻苗鄉是最嚴厲的處罰方式。婚自然沒有離成,但跌莽真的從此不再回家。

雖然父母沒有離成婚,但尕鐳三兄妹卻已成為名符其實的“孤兒”。父親跌莽不再回去,幾乎放棄了作為一名父親應該承擔的責任,靠婀欣一人既當媽又當爹,上山砍柴,下田扶犁,艱難拉扯他們兄妹。沒有父親管束,母親想管卻管不了,爺爺奶奶心疼他沒爹不忍心嚴管,尕鐳的童年就像小草一樣在荒野上自由自在瘋長,想上學就上學,想抓鳥就抓鳥,自然是一事無成,懵懂間就長成了20多歲的大小伙子。

當我調回卡嶺這座小城工作時,跌莽已先我幾年來到這里謀生。此前他因伙同單位一把手盜賣國庫諸備糧,被判刑坐了幾年牢,出來后便到卡嶺來,經人介紹在一位寡婦家打零工。憑著他三寸不爛之舌和八面玲瓏,很快博得了寡婦的歡心,慢慢在寡婦家站穩了腳跟,儼然一家之主。有寡婦相助和靠自身的努力,不久便成了小有名氣的老板。婀欣經過多年無望的等待,又聽說跌莽早已與寡婦住在一起,也便死心了,接受兩萬塊錢的經濟補償后,便與跌莽正式辦理了離婚手續,孩子和老家的財產全部歸她,當然也不存在撫養費這種說法,一切按民間的規矩辦。

跌莽不回去了,但尕鐳三兄妹卻難掩對小城卡嶺的向往和期待。當年我們寨子只有跌莽和我在卡嶺定居。每次來小城,尕鐳兄妹都在我家食宿,不敢輕易造次拜訪父親家,也不知道那位未曾謀面的漢族后媽怎樣對待自己。我便鼓勵他們,說無論如何父親畢竟是自己的親爸,父母離婚也改變不了你們是他孩子的這個事實,沒有吃沒有穿就大膽去找他要。在我的鼓勵下,尕鐳兄妹嘗試大著膽子去找了幾回,也要得了一些學費。回來后他們告訴我,每次去都挨父親罵,但原先他們最怕的那個漢族后媽倒是不說什么,好象還比較和氣,這給了他們繼續拜訪父親家的信心。

尕鐳兄妹命運出現轉機是在跌莽正式入主“白宮”,與那位漢族寡婦結婚之后。結婚之前,有一次我在沒有事先聯系他的情況下,突然造訪“白宮”,意想不到的是在那里看到了戲劇性一幕。當時跌莽正在四肢著地爬在客廳地板上,右手拿一塊抹布在奮力擦拭地板。見我突然登門,他立即起身打招呼。我笑著調侃道:“哥,原來你是這么勤快啊!”跌莽尷尬地搓著雙手,很不自然地說:“哎呀,勤快慣了,坐不住啊。”

正式入主“白宮”后,跌莽開始主動關心尕鐳兄妹了,雖然是悄悄地進行,但畢竟是有了行動。先是把初中未畢業的尕鐳送到地區技校自費讀了三年中專,接著出資幫他已出嫁的大妹開了一間小賣部,再是把他的小妹接到小城卡嶺來讀書。雖然表面上一切都是由尕鐳的親滿叔出面操辦,但跌莽才是真正的幕后老板。

這些事在我看來是為人之父應該做的,沒什么可說,但真正讓我感到有點意外和感動的事是在尕鐳母親婀欣生病住院之后。

有一天我接到尕鐳滿叔的電話,他說婀欣病得很重,正在418醫院住院治療,她在卡嶺沒有一個熟人,希望我到醫院去探望,安慰她一下。我說怎么不早說呢,這是應該的呀,我馬上就去。其實,撇開老鄉這層關系不說,一直以來我對他們娘崽心存憐愛。我少小離家,與婀欣的交往僅局限于每年回鄉過春節,到鄉親家吃轉轉飯時見上那么一面,對她了解不多。從鄉親們的口中我得知她一生勤勞善良,孝敬老人,善待兒女,與鄰為睦,雖然大半生守活寡,但沒有一絲緋聞,在苗寨可算得上是典型的賢妻良母。

到醫院后我才知道,婀欣罹難乳腺癌,已到晚期,人瘦得脫了形,臉白得像一張紙,頭發早已掉光,頭上松松的搭著一張白毛巾。見我進去,她努力欠起身,跟我打招呼。我坐在她的床沿上,一只手拉著她的右手,一只手幫她揉酸痛難忍的雙肩,聽她斷斷續續敘述病情。她說現在全身酸痛,整夜整夜睡不著覺,已是第二次進醫院了,上一次來住了半個月,這一次又痛老火了才轉回來的,花了不少錢,都是跌莽出的。

聽了尕鐳母親的話,我半天沒反應過來。后來就想,這也許是跌莽良心發現,抑或是對前妻婀欣的一點愧疚和補償吧。這種愧疚和補償雖然太晚了些,但不管怎么說,畢竟是有行動了,對于婀欣或多或少也是個安慰。

婀欣在醫院住兩個多星期就出院,回去后不久就去世了,死時才43歲。去世前我還見到過她最后一面,那是尕鐳結婚的那一天。

查出乳腺癌后,婀欣自知時日不多,放心不下她的獨崽尕鐳,牽掛尕鐳的婚姻大事,想在閉上眼睛之前看到尕鐳娶媳婦。出院回家后,她發動親友為尕鐳張羅對象,并很快落實到位。尕鐳的父親跌莽不出面,而是在幕后保障結婚經費和車輛,把婚事辦得熱熱鬧鬧。

結婚那天,盡管婀欣已被癌細胞折磨得頭都抬不起來,對親友們的問候已無力回復,但仍然叫人幫她把早在年輕時就已繡好的苗族盛裝穿在身上,讓人扶坐在堂屋顯眼位置,痛苦地等待兒媳的到來。直到看見尕鐳的媳婦邁進家門,并寒喧叮囑幾句后,她才在眾人的攙扶下返回房間。這一進去,再也沒有出來過。回到小城卡嶺的第五天,我就接到尕鐳的電話,說他母親已經“走”了。

盡管我早就料到尕鐳母親“走”是遲早的事,但當真的聽到這個消息時,我還是感到一陣陣莫明的傷感,不知是為婀欣的早逝還是為她那段有名無實的婚姻。

二、尕鐳的兩次婚姻

尕鐳的第一次婚姻結也匆匆離也匆匆。

第一任媳婦是他三姨爹的親侄女,算是自家親戚,住在距離我們西郎苗寨約十多公里的方孃苗寨。新媳婦小巧玲瓏,雖然沒上過一天學,卻也不失精明。

婚禮在天氣炎熱的盛夏七月下旬舉行,為趕在尕鐳母親婀欣“走”之前,讓她見上自己的兒媳婦一眼,因而顯得比較匆忙。按我們老家的規矩,雙方老人包辦的婚姻(明媒正娶),接親多數在白天進行,一接一送最少要一個星期甚至更多時間,排場很大。因尕鐳母親病情危重,接和送在同一天進行,中間省去了很多環節,如新媳婦挑新水、舂新米等表示領承家業、熟悉新家的儀式。

跌莽在此之前雖然沒有見過尕鐳的新媳婦,卻對這次婚事傾注了大量心血。尕鐳沒有經濟來源,他母親又是行將就木的病人,跌莽借助操辦這次婚禮由幕后走向前臺,承擔了所有的費用。

接新媳婦那天,我們去了一輛越野車和一輛19座中巴車。女方送親客很多,大大小小不下六十人,中巴車往返跑了兩趟,每趟都塞得滿滿才勉強裝完。天氣炎熱,中巴車悶得像樽大蒸籠,下車后一個個被汗水濕透,像剛從水里撈出來一般。有些人忙著把厚重的苗族盛裝脫下,有的則迫不及待地蹲在路邊,扯長脖子哇哇嘔吐。

婚姻雖然是雙方老人包辦的,卻也洋溢著喜慶的氣氛。新媳婦早早收拾打扮一新,待接親隊伍簡單吃罷便餐,便在送親的姊妹陪伴下,將表示祝福的攔門酒一飲而盡,邁開右腳微笑著出門。按苗族老規矩,接親時新郎是不參與的,但現在時代不同了,尕鐳也親自去接他的新娘。雖然是初次見面,新娘略顯靦腆,但對新郎伸過來的手也不拒絕,一路上雙手相牽,倒像一對相識多年的戀人。

婀欣病危并不影響眾人喝喜酒和唱酒歌的興致。下午四五點鐘光景,在一陣震耳欲聾的鞭炮聲中,雙方接送親人員終于到達尕鐳的老屋,依次喝下兩大土碗攔門酒。新娘在眾人簇擁下去謁見婆婆,婀欣努力乜斜混濁雙眼去看兒媳婦,顫巍巍伸出雙手,反復摩挲新媳婦細嫩的玉指,上氣不接下氣叮囑兒媳婦要好好生活。堂屋過禮儀式開始,寨上鄉親們你送一升米,我送幾尺家織布或三五元錢,次第向新人表示祝賀。而負責收受禮物的總管則每收一份禮,就從長桌上的大籮筐里取一團糯米飯和一坨熟豬肉回送對方。待走完這些程序,親友們擁坐在長桌兩側,桌上堆放若干用辣椒面扮好的豬肉,間有三五盆豬血熬煮的稀飯,隨著坐在上席神龕位置下的長者端酒祝福,眾人附和吆喝,酒宴便正式開始了。開始還算安靜,酒過兩巡后,酒歌、情歌、猜拳行令之聲便響成一片。此時唯有婀欣是孤獨的,但又因為一樁大事即將大功告成而倍感欣慰。

酒席一直延續到太陽偏西,陪同來的女客開始喝攔門酒領取男方家打發的過門錢,送新娘回門的男方小伙子們整裝待發。很多人已經喝醉了,有人東倒西歪拉扯著并不熟悉的過路客大聲胡聊,而有些年紀大的老者早已躺在村巷中的石階上睡著了,下巴滴淌著涎水。

婚禮結束后,新娘跳開所有陳規舊俗,直接落了夫家。尕鐳的婚禮雖然是父親跌莽支持操辦的,但那時母親婀欣尚在,已另組家庭的跌莽不便在鄉親面前出現,于是后來又在遠離家鄉的小城卡嶺高檔酒店,給小倆口補辦了一次更加隆重盛大的婚禮,請遍了他商界的朋友。

至此,尕鐳的第一次婚姻已達到高潮,接著便是毫無預兆和沒有理由地退潮了,而且沒有挽回的余地。

小城卡嶺的婚宴散去后不久,婀欣終于放心地“走”了,尕鐳小倆口也就名正言順進城投奔父親跌莽,在老頭子手下學做生意。

沒過多久就問題了。可能是近親結婚的緣故,尕鐳身材矮胖,頭腦也不怎么靈光,更不是做生意的料,經常遭父親跌莽吼罵。俗話說兔子逼急了也要咬人,被吼多次后尕鐳難免要頂幾句。跌莽把導致尕鐳長相差、頭腦不靈光歸咎于近親結婚和“種子”不好。聯想到尕鐳本身“種子”就不夠好,再娶一位同樣矮小又沒有文化的農村婦女,這種“差差”結合勢必會生產出更差的“種子”,跌莽便產生了逼兒子尕鐳休妻的念頭。

有錢人就是不一樣,金錢開路,說到做到,沒有任何商量的余地。盡管尕鐳從內心上不愿離婚,還在愛著他的新媳婦,但他無法主宰自己的命運,因為他沒有可以立身的職業和手藝,無獨立的經濟能力,以前事事有母親撐著,現在母親已“走”遠,他更加無法擺脫對父親的依賴。

在無盡的惋惜和哀傷中,尕鐳與結婚才兩個多月,都還來不及了解和品味的新妻就勞燕分飛了。跌莽的代價是補償女方兩萬元和親戚反目,而尕鐳的代價則可能是一輩子的歉疚和心傷。尕鐳曾對我說,他根本不想離婚,但他沒有辦法。

尕鐳的第二次婚姻緣于一次老鄉聚會。

有一年,一位來自嘎掌呆苗寨的老鄉回老家過春節,在吃春節轉轉飯的過程中吹噓自己在小城卡嶺如何有能耐,并夸下海口,邀他們寨子的龍燈隊在元宵節來卡嶺玩耍,由他負責接待。元宵節前兩天,這位老鄉給我打電話說家鄉的龍燈要來,請我這個“元老”出面組織卡嶺的老鄉接待。之后他便關掉手機,任誰都打不進去,直到元宵節已過去一個星期才開機。但關機前他卻玩了個“金蟬脫殼”的把戲,打電話給他們寨子的龍燈隊長,謊稱他河南的舅子生病,他要趕過去,小城卡嶺的所有事務均由“張村長”全權處理,并把我的手機號碼留給了對方。

此時已不像十多年前卡嶺只有跌莽和我等幾個老鄉,現在在小城工作和經商的老鄉漸漸增多,尤其是近幾年公務員招考,讓我們苗寨越來越多的苗家子弟有機會進城工作和定居。掰開指頭一數,在卡嶺定居和工作的老鄉已達30多戶。

注定我這個“元老”當冤大頭。元宵節前,嘎掌呆苗寨支書兼龍燈隊隊長親自給我打電話,先假意給我拜年,然后話鋒一轉就轉到龍燈來卡嶺玩耍的問題。他說真的太感謝“張村長”老哥子,寨上的某某已跟我說過,您素來重家鄉感情,極力邀請我寨龍燈隊來卡嶺玩,經過我們認真挑選,決定明天派一支100人的龍燈隊來小城拜見諸位老鄉,食宿上請簡單點,農村人沒什么講究,吃飽就行,......我先感謝了哈!

事已至此,看來黃泥巴掉進褲檔—不是屎也是屎,豁出去了。

元宵節接龍暨老鄉聚會活動舉辦得很成功。我們在一家檔次還算過得去的酒店訂了十三桌酒席,所有老鄉歡聚一堂,唱歌喝酒,甚是融洽熱鬧。酒足飯飽后,眾老鄉趁著酒意當街圍圈,男士揮舞長龍或卷或拉或滾或躍,婦女則隨鼓點翩翩起舞,引得路人紛紛駐足圍觀,掌聲叫好聲陣陣。

尕鐳的第二次婚姻就在這個時候悄無聲息地降臨了。

酒宴開始前,由我代表小城老鄉致辭,歡迎家鄉龍燈隊的到來,并對小城老鄉的個人情況逐一進行介紹。跌莽作為家鄉的首富被我隆重介紹,他則不動聲色地注意著一個人,這個人便是后來成為尕鐳第二任妻子的婀紐。

婀紐是小城老鄉中為數不多的職業女性,中專畢業后就分配在一家央企工作,不但長相靚麗,活潑大方,而且能說會唱,酒量奇好,下得廚房出得廳堂。她的老家與尕鐳的第一任妻子是隔壁鄰寨,田陌交錯,說不定還有些八桿子打不著的親戚關系呢。

老鄉聚會那天婀紐表現不凡。她一只手端酒碗,另一只手拿酒瓶,守在酒店的大門口,唱歌勸酒樣樣在行,讓企圖強行闖關的龍燈隊隊員乖乖把兩碗攔門酒全部喝下去。婀紐的出色表現,給跌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一天,跌莽打電話約我吃飯,并一再囑咐我把婀紐喊來一起吃。我曾是婀紐父親的“學生”,事實上當時婀紐父親只是我們學校廚房的司務長,但在學校不論身份只要是學校的員工我們都叫老師。又因婀紐父親是我大哥的同學,平時私下里我稱婀紐父親叫哥。有了這雙重關系,婀紐與我接觸時顯得較放松,“叔叔”叫得更自然。第一次約婀紐吃飯,她答應得很爽快。

后來,在短短的兩個星期之內,跌莽又數次約我吃飯,每次都無一例外地要我叫婀紐一起赴約。當時我并不多想,直到有一次跌莽和我單獨交談時,才透露出要撮合婀紐跟尕鐳結婚的想法。此前,我曾聽一位在公安部門工作的老鄉說,婀紐正在跟他們單位的一位同事談戀愛。尕鐳個人條件差,又結過一次婚;而婀紐生性活潑,不僅有份體面的職業,人又長得漂亮,更重要的是人家從未婚嫁過,兩人很不“般配”。我把想法跟跌莽說了后,他很不以為然地說:“這個年頭只要有錢什么事都可以辦成,有個在公安部門工作的男朋友又算什么?!在我看來,那不過是一條呼之即來揮之即去的看門狗而已。”

后來事情的發展正如跌莽所言。

跌莽的富有在老鄉中大家都是清楚的,包括婀紐。吃飯次數多了,從跌莽或明或暗的言談中,聰明的婀紐早就知道他肚子里面的小九九,可是表面上一直裝糊涂。跌莽雖是老江湖,但面對婀紐的“糊涂”還是有些沉不住氣了。有一次他又要我約婀紐去他家吃家鄉菜——小魚蝦煮渣辣子,并要我在這次飯局中探明婀紐的真實想法。

成天扮演類似“皮條客”的角色,我已是很厭倦。跌莽安慰我說這是最后一次,不成就拉倒。

我對尕鐳的過去深懷同情,曾悄悄跟他透露過他父親的想法和打算。尕鐳明確表示他不喜歡婀紐,坦言他們的性格合不來,在一起不會幸福。我和尕鐳的叔叔為此曾勸過跌莽不要一意孤行,要多為孩子的幸福著想。不料跌莽競出言不遜,說你們懂什么雞巴,我要的是一個聰明的孫子,只要婀紐跟尕鐳結婚,給我生一個聰明的孫子就行,他們幸福不幸福關我卵事!他還反問一句:“田肥秧壯,母健兒康”的道理你們懂不懂?婀紐就是一塊肥田!

礙于同鄉同寨,抬頭不見低頭見,我答應幫跌莽探探婀紐的真實想法。開始我還怪不好意思,扭捏半天才說明意圖。哪知婀紐竟然那么開朗豁達,坦率得令我想都想不到。她毫不隱諱地說:叔叔,要我跟尕鐳談對象,成與不成暫且不說,但真正要我嫁給他,必須答應我的一個條件。我問婀紐什么條件?婀紐說:“尕鐳要人才無人才,要本事無本事,如果要我跟他結婚的話,他老者必須支持我們,家產要有我們的一份。”

噢,原來在跌莽不動聲色地打婀紐主意的時候,她也早已瞄上了他的家產。我把這個消息告訴跌莽的時候,他很高興,連說三聲:好!好!好!婀紐的這一關已然擺平,接著跌莽便正式把尕鐳的第二次婚姻擺上了議事日程。在尕鐳有氣無力的抗議聲中,一切按計劃進行著。

終于在當年的秋天,在距第一次奉母之命成婚兩年之后,尕鐳又奉父之命再次結婚了,盡管與之結婚的女人他從內心上并不喜歡。

尕鐳的第一次婚姻最終以悲劇落幕,但愿他的第二次婚姻能經得住歲月的檢驗。

三、跌莽的最后時光

尕鐳的父親跌莽死了,死于2012年清明節。

按照我們苗族的習俗,跌莽不能算壽終正寢。他是在省城醫院暴斃后連夜拉回地區殯儀館停放,經過子女與第三任老婆進行一番激烈的安葬權談判,于第三天被送進焚化爐,化作一小盒白灰,最后被送回55前的出生地西郎苗寨安葬。活著看似風光無限,死后異常凄清。

如果說凄清,絕大多數人都說是他自作自受。

實事求是地說,如果沒有第二任妻子就沒有跌莽后來的發跡和暴富。與第二任妻子結婚前,他居無定所,零敲碎打,靠做一些小生意為生。結識第二任妻子后,他為達到與之結婚的目的,竭盡一切手段取悅對方,尚未與發妻離婚就已經拋妻棄子。

第二任妻子前夫過世多年,留下殷實家業。他們結婚后,跌莽憑借這份家業和聰明善變,不幾年就發了。由于跌莽是硬生生的將妻兒拋棄,所以與第二任妻子結婚之初,保守的家鄉父老對他很是不屑,父母親戚都與他斷絕了關系。好在第二任妻子為人和善,待人真誠,她雖為正宗北方漢人,卻不像某些城里人那樣擺架子,瞧不起鄉下人和少數民族。她不論老少貴賤,來者都是客,好酒好菜相待,慢慢地積聚了良好的口碑,為跌莽掙回了顏面。有了這些鋪墊,跌莽回歸族群和家庭也就順理成章了。

我在前面對跌莽的前世今生已作了比較多的描述。尕鐳的第二次婚姻由跌莽一手操辦,曾經很是風光和熱鬧。一年后,跌莽如意地抱上了孫子。

孫子已經抱上,隨著腰包日漸鼓漲,跌莽的日子越來越滋潤,社交圈子也從商場延伸到官場,今天陪商界朋友喝酒明天陪州縣領導打牌,風光無限。他慢慢習慣了上流社會生活,目光也漸漸從第二任妻子的身上游弋了。

一天,跌莽打電話約我吃晚飯,下班后我趕到飯店包房時,里面已有七八位男女圍坐在園桌邊。通過他的介紹,大概知道那些人都是他生意場上的朋友。從席間熱烈的氣氛和比較隨意的言談間,感覺他們之間的關系不一般。席上,跌莽對一位身穿白色休閑上衣的年輕女士似乎特別關照,不斷給她勸酒夾菜,偶爾還說一些肉麻的話語。類似的宴請我參加過幾次,出席酒宴都是跌莽的商界大小老板,席間并沒有談什么生意,但每次宴請都是跌莽買單。那晚也不例外。跌莽在他朋友面前表現得派頭十足,可是對子女就小氣得多了。尕鐳兄妹以前跟他討要學費,每次都少不了要挨一通罵。不高興時,他對家族弟兄也一樣尖酸刻薄。跌莽有位堂弟在讀中專期間曾向他借150元錢作生活費,因尚未畢業無力及時歸還,他竟當著眾人的面把堂弟羞辱得痛哭流涕。這就是跌莽的兩面人生。

那頓晚飯拉拉雜雜吃了近兩個小時,跌莽帶去的1件鐵殼貴州醇全部喝光,每人喝了近一瓶白酒,結束時基本上都醉了。但跌莽意猶未盡,嚷著要請大家去KTV唱歌。僅讀過兩年初中的跌莽,以前為生計奔忙,他生活中似乎是沒有歌舞的。自從發財了之后,跌莽衣服口袋里經常放一副金絲邊框眼鏡,時不時掏出來戴一下又放回去,尤其在唱歌的時候,他都要帶上眼鏡,頗有幾分斯文,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是從大地方來的文化人。那天一伙人在歌廳里唱了很多歌,喝了很多啤酒,但跌莽唱什么歌我大都不記得了,只記得他唱過一首《月亮代表我的心》,結束時還款款深情地對白衣女士表白:只要她愿意嫁給他,立馬就送一輛車作見面禮。

后來才知道,白衣女士叫婀娜,與跌莽是生意場上同道中人,已離婚多時。據說因其命相克夫,做房開的前夫久病不愈,幾近喪命,經巫師點撥后與她離婚,補嘗她一百萬元。

那晚曲終人散之后,我因工作原因,就很少與跌莽聯系了,偶爾通個電話,也只是閑聊一此諸如老家誰家老人不在了,誰家又娶了媳婦之類的話題。等到再次在一起喝酒時,婀娜已經變身跌莽的第三任妻子,成了我的“嫂子”。扯了結婚證后跌莽兌現了承諾,買一輛現代越野ix35送給婀娜,只差結婚儀式沒有舉行而已。

跌莽與第二任妻子離婚時,頗費了一番周折。他的子女、親人擔心他離婚家產會被第二任妻子分走,堅決不同意離,家里鬧得像一鍋粥。尕鐳的媳婦婀紐甚至不惜犯下大忌,用手指著跌莽的鼻子罵道:你真的是一頭騷公牛,只要是母牛都想去掇一下。他的親家翁竟然也不顧同學和親戚情份上門討伐,所罵話語惡毒的程度不亞于有殺父奸母之仇。連我也想不通,堂堂人民教師(雖然只是一名食堂司務長)怎么會罵出如此惡毒的話語來,人家只是你的親家翁,又不是你的女婿,他離婚關你什么事?這件事讓跌莽感到很沒有面子,也很傷心。傷心歸傷心,但為了盼星星盼月亮般才盼到的孫子,他還是忍了。跌莽畢竟是精明的生意人,他知道媳婦和親家翁反對他離婚的目的不是在婚姻本身,他們關心的是家產。他略施小計,謊稱雖然現在家產都是他一個人的,但他的戶口卻和第二任妻子全家登記在一個本子上,最后他們家都要按人頭來分家產,到時侯尕鐳只能分得其中的一份。如果離了婚,他不可能再結婚,將會把所有心思都用在培養孫子上,所有家產自然都是尕鐳和孫子的。聞聽此言,尕鐳的媳婦婀紐自然是心花怒放,積極地參與到跌莽的離婚大戰中來。起初,跌莽和第二任妻子以照顧尕鐳家小兩口的生活為名,搬進去與他們一起生活。自從與第二任妻子鬧離婚后,跌莽開始采取冷戰戰術,見冷戰沒有效果就實施家暴。尕鐳的媳婦婀紐則配合給后媽施以冷臉,借口住房緊張要后媽搬出去。年近60歲的后媽遭不住三天兩頭挨打,也看不得婀紐的冷臉,心灰意冷,只好搬回她原來的家,最終無奈地接受跌莽10萬元的補償,辦了離婚手續。

恢復自由身后跌莽并不像當初承諾那樣,全部心思都用在培養孫子上。孫子還小他無法培養,工作之余就邀朋喚友來家喝酒打麻將,有時還明目張膽把婀娜帶回家來。家里白天晚上被麻將聲吵個不休,吵得經常加夜班的婀紐心煩意亂,隨著時光流逝聚集的怨氣越聚越多,以至最后爆發。

尕鐳的堂叔老來得子,滿月時在酒店擺了幾桌酒席,請本寨在卡嶺生活的弟兄們慶賀。尕鐳已出嫁的大妹和妹夫也從老家趕來赴宴。也許是想讓家人早日接受婀娜,跌莽和婀娜駕駛新買的ix35帶著婀娜與前夫所生的小女兒,一起出席酒宴。誰知酒宴還未開始,婀娜剛一落座尕鐳的媳婦婀紐就帶著尕鐳的兩個妹妹沖上前去,用手指著她的臉破口大罵,說婀娜是條騷母狗,要騷去別的地方去,不要到這里來,要她立馬滾出去。婀娜哪里受得了如此羞辱,當即氣得涕淚橫流,站起來就要跟婀紐打架。跌莽更是暴跳如雷,摔碗揮筷,離席而去,并宣布從此跟尕鐳兩口子一刀兩斷,不再有任何關系。因氣憤難當,婀娜臨走前放出狠話:要帶人踏平尕鐳家。從此,跌莽搬離尕鐳家,正式與婀娜同居。

要踏平尕鐳家那是婀娜一時的氣話,事情并沒有發生,倒是從那以后尕鐳與父親的關系形同仇人,有幾次互相對罵幾乎要打起來。尤其是當婀紐向尕鐳父親提出平分家產后,他們的關系降到了冰點。

發生了這一系列變故后,讓跌莽覺得當年為把婀紐娶回來所作的種種努力很不值,是嚴重的錯誤。以至于臨死前他還還反復跟我念叨:老弟啊,我這一生最大的失誤是給尕鐳安排了這一門婚事。

吵架打架乃至離婚是跌莽家的內政,只要不去過問,他對本寨弟兄的態度不會因為家庭關系緊張而改變。這不,跌莽又打電話叫我晚上去喝酒,他特意強調說“在你嫂子家喝”。“嫂子”便是婀娜,也就是跌莽的新歡。

邁步進入婀娜家,只見迎面的墻上掛著一大幅金色邊框裝幀的彩照,跌莽和身穿苗族盛裝的婀娜緊緊依偎,面前是婀娜小鳥依人般的小女兒。一家三口喜氣洋洋,滿臉幸福。我跟跌莽打趣道:“大哥,結婚照都拍了,什么時侯請喝喜酒?”跌莽嘿嘿一笑,說:“要請,要請,等過了春節再說。”可是,跌莽萬萬沒有想到,所有人也都沒有想到,他是等不到那一天了。

事情來得太突然。

跌莽請我們吃晚飯是在農歷九月上旬,當時正是盛產樅木菌的季節,他用青椒炒五花肉和樅木菌下火鍋招待我們,味道實在是妙不可言,多年之后仍令我意猶未盡。那是他和婀娜結合后,我們第一次到“他家”吃飯。他高興,大家興致都很高,喝得很到位,后來怎么回到家我都記不得了。之后我去參加州委黨校中青班學習,有兩個多月沒得他的消息。學習結束回來我給他打電話,問他在忙什么。他在電話那頭病怏怏地說生病了,在州醫院住院。等到我知道跌莽住院的時候,他弟媳和舅媽已經請了不下四位不同地方的巫師為他看米算命,且都斷言第三任老婆克夫,如果不趁早離婚他必死無疑。但這時候他病情尚不明了,人也還很精神,醫院說他是膽總管結石發炎,切除了就沒事。因而當他的弟媳和舅媽心急如焚地勸他趁早離婚時,他大發雷霆,罵她們都不安好心,以致于婀娜與他弟媳大吵一場,此后見面便形同路人。

我對看米算命這類事情向來不太相信的,但有些事情真的讓人百思不得其解。此后不久,雖然跌莽的病一直未能得到確診,但病情卻一路迅速惡化,送到省醫檢查說是他的肝膽和十二指腸等4個重要器官,被一個不明包塊緊緊粘連在一起,建議他轉到大地方條件好的醫院去作手術。春節前他在第三任妻子婀娜的陪同下遠赴上海做手術,當時據說手術很成功,但回來沒多久又住進了州醫院,這一住就再也沒有回過家,最后送省醫院急救時死在了那里。他從發病到死亡,前后也就半年多的時間,距他與婀娜扯結婚證還不滿一年。他死后,許多人都說巫師算得準,太靈驗了。

因為之前的矛盾和爭吵,重病期間跌莽拒絕了尕鐳兄妹護理和探視,每次尕鐳他們去探視都被攆回來。死時只有第三任老婆守在身邊。

跌莽活著時據說身家近千萬,但死后他的第三任老婆婀娜卻說他非但沒有留下一分存款,倒欠了20多萬的外債等她去歸還。跌莽因為生氣沒有給尕鐳正在讀書的小妹留下任何財產,后來她的學習和生活全部依靠叔叔叔媽和尕鐳共同扶助。

火化前,第二任妻子率前夫的子女到殯儀館看跌莽最后一面,哭得很傷心。這一刻,她也許想得更多的是曾經與跌莽一起風風雨雨的10個風雨歲月。婀娜與她搶奪丈夫時,她沒有找婀娜拼命,但在跌莽死后,據說她在殯儀館曾當著眾人的面質問婀娜:“好好的一個人,跟我15年屁事都沒有,怎么才跟你幾天就成這個樣子了?!”

此情此景,如果跌莽地下有知,不知他有何感想?

 

聯系地址:黔東南州委宣傳部  張曉華
編輯:網站管理員【關閉窗口】 【返回頂部】 【打印文章】
上一篇:光影里的父親
下一篇:秋色賦
相關信息
最新圖片
最新發布    
·貴州省苗學會2019年學術...[頂] (12/17)
·飛龍穿山越峻嶺[新] (12/17)
·家鄉菜尤香1[新] (12/17)
·貴州省苗學專家團赴仁懷... (12/16)
·大方縣政協副主席章育到... (12/16)
·大方縣八堡鄉:深入學習... (12/15)
·銘記歷史.緬懷先烈.珍愛... (12/14)
·中國少年先鋒隊大方縣八... (12/14)
·文藝演出進苗寨 政策宣... (12/14)
·沈翔到從江縣西山鎮調研... (12/14)
苗族人物    
·激情、親情、族情 (10/14)
·納雍籍抗美援朝英雄:劉... (10/02)
·王昌國:用苗醫術攻克雙胞... (09/08)
·苗族文化“追夢人” (03/16)
·助農脫貧:龍明文的回鄉... (12/09)
熱點關注    
·迎新春-蝶韻楓彩鼓聲來:2...[10932]
·潘定發:再建議要下大力深...[9734]
·貴州赫章縣鐵匠苗族鄉脫貧...[4342]
·貴州省苗學會2019年會長會...[4214]
·貴州從江:苗族同胞歡度“...[3453]
·貴州赫章:《苗族大遷徙舞...[3332]
·赫章縣苗族傳統文化傳承學...[2579]
·貴州納雍:六百年遺風——...[2546]
·赫章蘆笙舞《飛笙踏月》斬...[2356]
·搭乘“一帶一路”快車道 苗...[1684]
推薦信息    
·貴州省苗學會2019年學術... [12/17]
·關于2019學術年會論文投... [11/06]
·貴州省苗學會2019年學術... [08/27]
·貴州赫章縣鐵匠苗族鄉脫... [08/26]
·貴州省苗學會2019年會長... [08/14]
·潘定發:再建議要下大力... [06/06]
·苗族文化“追夢人” [03/16]
·貴州大方:牛場鄉苗族花... [02/28]
·迎新春-蝶韻楓彩鼓聲來:... [01/20]
·丹寨縣賀歲公益電影《安... [01/19]
九黎旅游
 
Copyright www.axzdti.live 版權所有:中國苗族網 黔ICP備11001344號-1
主辦單位:貴州省苗學會 地址:貴州省貴陽市花溪區貴州民族大學老校區內 電話:0851-85620228
網站管理:13688513435(潘昌勇)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中國苗族網QQ群:37732091
免責聲明:部分文字及圖片轉載于互聯網,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有侵權,請告知本站,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謝謝您的合作!
網站設計:貴州狼邦科技有限公司
陕西快乐十分推荐